猫猫

Comme un Poète: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平野神社,京都夜樱名所。纸灯笼和樱花,怎么样都好看呢。

PP鲁:

冬日里每一道皱纹里 都有春日的容颜

2013年12月28日 于颐和园

徐嘉靖Justin·LoFoTo:

九寨沟的芦苇海,海子似是一条蜿蜒曲折的绸缎,嵌在这一片茂盛的芦苇丛中。传说这条美丽的玉带河是由九寨沟女山神沃诺色嫫的腰带所变幻而成的。(新浪微博:@徐嘉靖Justin

占夏:

虽然整个米兰都让我充满了不美好的回忆,但DUOMO本身实在太惊人了。


旅行书《那件疯狂的小事叫旅行》节选

从19号下午抵达中央车站到次日中午离开,算上7小时的睡眠时间总共加起来也只在米兰呆了十几小时。即便只是微旅行程中的小小过度站,短短一日却意义非凡——“我要去米兰跟两个同是远道而来的高中闺蜜约会!”正是让我产生一时冲动想出微旅这个“馊主意”的契机。早在开始行程安排之前我就已经确定了“6月19号必须在米兰过夜”(其实整个行程中间某一站被定死,给路线安排带来很大难度),因为Ama和莱尔同行飞抵罗马后一路北上会在米兰住一晚,这样我就可以在意大利和她们见面了。说到这里请允许我矫情地默默缅怀一下过去:A是我高中同桌,睡在我的上铺,那时候我们除了上厕所时候隔开一块木板,睡觉时候隔开一块床板,其余时间几乎形影不离,跟彼此在一起的时间比家人还多。印象里最后一次见面是回高中毕业典礼,一晃就是四年,她在美国变成了毛豆我在日本揉成了寿司。

这些年,很欣慰地,我们依然保持默契——她不联系我,我也不联系她。

生怕自己晚了,我一冲出火车站就风尘仆仆打的(整个欧洲行30天唯一一次飞驰体验花了我6,看来意大利交通费跟日本差不多)到了事先预定好的饭店(三人间一晚上才60欧,每人20欧比住青年旅社还便宜!果然还是结伴好啊!),一小时后Ama和莱尔才来敲开我们房间的门,三人相拥而笑,感觉还是那么近,好像只不过晚自习下课回到寝室这点儿功夫没见罢了。

6点半,三人出发,搭地铁去DUOMO,顺便觅食。

/// 此处省略若干字 ///

第二天一早就起了,要赶在中午离开前再去仔仔细细瞻仰一次DUOMO。

行李是前一晚收拾好了的,一个人轻轻地关上门离开并没有跟尚在睡梦中的友人告别。我讨厌正儿八经地说再见,也不知道要牵动多少面部肌肉才能做出谓之依依不舍的表情。而这样的不辞而别,就好像早晨我先离开了寝室,待会儿,不多久以后,我们又会在教室里见面的。


多啦C梦的口袋:

在加德满都的泰米尔区街头,这样的一个身影从面前一晃而过。

女行团Girlsgroup:

“女行团芬兰初夏午夜阳光之旅”芬兰人极为热爱桑拿和咖啡 这两缺一不可,我们用了一整天的时间体验了各式各样的sana,度过了我们的Saunatour。知道大家为什么统一穿成这样吗?在芬兰必须尊重桑拿的文化,所以一整天都得这么穿,时时刻刻准备桑拿的节奏呀!



邹亮昱•photograph:

《台湾1001页》

0042   爱美与年龄无关

拍摄地点:台南/小北成功夜市

拍摄时间:2013/11/8


  我很喜欢带着相机穿行在夜市的人流当中。夜市是台湾最平民化的商业产物,无论是明星艺人还是普通百姓都喜欢来这里逛逛。因为夜市的这种包容性才让台湾的市井文化发扬到了极致。

  照片拍摄于台南小北成功夜市的照片,自觉有趣。一位年过花甲,头发斑白的老阿MA正在和一位贩卖新潮墨镜的商贩讨论着什么。从镜子里阿MA的眼神可以看出她对这种新潮的眼睛充满向往。墨镜通常是喜爱打扮,追求时尚的年轻人热衷的东西。但从这张照片中老人的眼中我发现其实爱美是不分年龄的。